免费书本网
阅读记录 | 下载全本 | 本书目录 | 免费书本网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清穿之四爷的刑警嫡福晋_第1页
作者:谭文慧   章节列表:清穿之四爷的刑警嫡福晋   下载:清穿之四爷的刑警嫡福晋TXT下载

**---¥---****---¥---****---¥---****---¥---****--¥--****---¥--**

小说下载尽在http://www.mchinatown.com - 手机访问 m.mchinatown.com--- 书本网【暗恋成痴】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清穿之四爷的刑警嫡福晋

作者:谭文慧

文案:

海瑶是女刑警,清穿当上皇四子奕詝的嫡福晋。哎,去跟慈安、慈禧等四爷的女人抢老公了!

四爷行事却如无赖泼皮,跟后宫嫔妃过不去,跟兄弟打架,整治自己的女人、还跟皇阿玛怄气……这么过份,皇位你不想要了吗?

“立正、稍息、向右转,排队去向四爷请安1海瑶这刑警嫡福晋以铁腕手段管理四爷那些娇滴滴又有手段的女人。

不过,傲娇的四爷跟穿越过来的女刑警海瑶虽然经常吵嘴,还是有共同语言的,推理约在热炕上……

作品标签:宠文、皇后

======================================================================================

 

  ☆、第1章 女刑警清穿了

  女刑警海瑶因工作需要,天天都要对案件进行推理、侦破及去逮捕犯罪嫌疑人,甚至去处理可怕的灵异案件。接触太多的血腥刑事杀戮案的海瑶,跟同事开玩笑时说如果有机会穿越,她想清朝去当个富贵的格格,弄个什么宅斗宫斗什么的,估计比天天面对血腥的刑事案件有意思!

  “哈,一个女刑警,居然有这种无聊的想法!”警局的同事笑海瑶。

  海瑶在一次执行任务时,被那个贩卖毒品长得如妖精一般的犯罪嫌疑人林琳开枪打落悬崖。她在往下坠落前,扯下野藤,抛过去将奕静绕住,活生生将她也扯下悬崖。

  两个女人一起坠落,飞快地往下落,耳边风声哗哗哗地响。

  海瑶在高速掉落中,听到好像有人这样跟她说:“好吧,你去跟慈禧、慈安抢老公吧!”

  海瑶掉下悬崖后,穿越了。

  穿越、穿越、穿越……

  海瑶慢慢地睁开双眼,见她躺在一间优雅又豪华的卧房内。卧房内空无一人,只有她这样静静地躺着。

  “这是什么地方?看这卧房的布置,不像是在现代。难道真的穿越到古代了?”海瑶面对这种不可思议的场景,理性思维紧张地寻求合理的解释。

  门吱呀一声,一位丫鬟打扮的年轻女子推门进来。

  海瑶因为不知道她所在何处,有些紧张,但还是睁着眼,望向那位丫鬟。

  那位丫鬟见海瑶醒了,快快走向海瑶,柔柔地说道:“二格格,您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

  “格格?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海瑶不相信自己真穿越了,以为是救了她的同事在开玩笑。

  “格格,您昨日落马摔到头部,吓坏奴婢了。您躺了一晚才醒过来,难道竟然记不得自己是谁了?”那位丫鬟又说。

  海瑶心想自己穿越了?如果真是穿越了,自己的身份是?

  海瑶于是问道:“昨日我落马了?那么我是谁?”

  “格格,您叫萨克达?海瑶,曾祖父是刑部尚书明山,祖父是兵部员外郎祺昌,父亲是太仆寺卿富泰,您现在暂住在已嫁人的姐姐萨克达?海容的府中……”

  “我在这里,也叫海瑶?”海瑶有些惊讶,她在现代叫海瑶,穿越过来,也叫海瑶?”

  “那么,你是谁?”海瑶听那丫鬟说了一大堆话,于是问。

  “二格格,我是初珍,是您的丫鬟呀!”初珍着急地告诉海瑶。海瑶坠马摔到头部不记得事,她认为正常。但连天天侍候海瑶的她都不记得,她就认为不正常了。

  “我落马后昏迷了?”海瑶问初珍。

  “海瑶格格,您昨天骑马,摔下马后,昏了过去,溥善姑爷让人抬您回府,大夫来瞧过,说脑部震伤,只要好好休息,没有生命危险!”

  海瑶喃喃问道:“溥善是谁?”

  “二格格,溥善是您的姐夫,您姐姐的夫君!姑爷要出京公干,还特地看过您没事后才走!”

  海瑶终于理出一些头绪,她穿越过后的身子,是太仆寺卿富泰的二女儿,姐姐嫁给了一个叫溥善的男人!

  “等等,我没有兄弟吗?”海瑶没听到初珍提到她的兄弟,于是问。

  “二格格,嫡福晋只生了您跟海容格格,不过老爷已过继您的堂弟德懋来当儿子,听说过几日就上京了!”

  海瑶于是小心地问:“我暂住在已出阁的姐姐家,那么我的父母、不,应该叫爹娘的……不会是……”

  “二格格,您的脑子是不是真的摔坏了?大人因为要到蒙古公干,嫡福晋跟着过去照顾。因为要去的时间较长,您又准备待选秀女,因此大格格叫您到她这里暂停,奴婢也跟着过来……

  清朝时的太仆寺,主要负责马政事务。负责采购和管理蒙古进供过来的马匹供河北、河南、山东等地区的兵营之用。

  海瑶的阿玛、太仆寺卿富泰经常要到蒙古去公干,甚本常驻蒙古。因此海容接妹妹海瑶到府,照顾她的生活,让在外地的阿玛和额娘放心。

  海瑶终于搞清楚自己穿越后身边亲人的关系,于是点了点头。

  “二格格,你终于想起来了吧?”初珍问海瑶。

  “大部分事想想,还是有些头绪,但有些……想不起来!对了,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朝代?”海瑶低头看自己的衣着,有些像清朝的服饰,于是问初珍现在是哪个当皇帝?

  “二格格,现在是道光……”

  “道光皇帝的天下?果真是穿越到清朝了!”

  初珍见海瑶自言自语,以为她摔到脑子后还没完全清醒,于是摇了摇头,去收拾散落在梳妆台上的首饰。

  海瑶想着自己在现代叫海瑶,穿越后也叫海瑶。现在,只得以清朝海瑶的身份在这里生活。

  门外传来脚步声,随后一位亮丽的女子走进来。

  “是不是清朝这里的姐姐?”海瑶这样想。

  “妹妹,你终于醒了,姐姐这就放心了!”进来的果真是海瑶的姐姐海容。

  海瑶见这位叫海容的姐姐,打扮得十分艳丽,旗头上插满了珠宝,脸上散发出幸福的味道。

  “这位姐姐,看来是嫁到富裕人家,小日子过得很舒坦!”海瑶在现代可是刑警,观察人细致入微,

  “妹妹,你从马上摔下来,幸亏没留下什么外伤,否则姐姐就无颜去见爹娘了!”海容边说边拿丝绢帮海瑶擦了擦脸。

  海瑶在现代,可是独女。现在一下子有个关心她的姐姐,觉得又开心又有些别扭,毕竟跟这位古代的姐姐不熟悉。

  “妹妹,你觉得怎样?要不要再请大夫来瞧瞧?你姐夫因为有急事出京公干,临走前吩咐我对你的伤不能大意!”海容问道。

  “没事,请姐姐放心!那个……妹妹躺累了,想起来四处走走……看看……”海瑶回答。

  “那好,妹妹你先吃些流食,然后梳洗打扮后再让初珍扶你到花园走走吧!”海容说。

  海瑶摸摸肚子,感觉真有些饿了,于是点头答应。

  海瑶用餐之后,初珍帮她梳洗打扮,在旗头上插上不少珠宝首饰。

  “不错,本宝宝穿越到一个美人身上,打扮起来,更是个美娇娘!”海瑶在镜前左摆摆右看看,觉得不错。

  “二格格,很多人都说您越长越美了!”初珍讨好地对海瑶说道。

  “是吗?我希望以后能长得更美!”海瑶拿起众多珠花中的一朵,自插在髪上。在现代时,她身为刑警,没办法打扮得如此娇艳,她估计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是一个无所事事、每天打扮得漂漂漂扑蝴蝶过日子的格格,否则不会有那么多首饰。

  海瑶从初珍那里又知道,自己的额娘可是出自爱新觉罗皇族的郑亲王府,是阿玛的嫡福晋,因此自己和姐姐都是嫡女及高贵的格格。而自己的姐夫溥善,来头也不小,他叫爱新觉罗?溥善,是宗亲,虽然现在算是爱新觉罗家族的旁枝,但也是皇族里的高贵公子哥儿,海容嫁给他,算是亲上加亲,门当户对。

  ☆、第2章 要人命的游乐场

  海瑶清穿后,想了解清朝的风土人情,时不时跟姐姐海容找借口出府玩。她在前门大街玩腻了,听说北京的西城门外新开了什么鬼城游乐场,于是兴致勃勃地前往。

  海瑶出城后不久,见路边建有几幢奇形怪状如城堡一般的建筑,门口上的招牌写着“鬼城游乐场”的字样。

  海瑶在现代时,进过那些什么人造的鬼城,于是饶有兴趣地望着那奇形怪状的建筑,心想古代的鬼城究竟是什么样的,一定要进去瞧一瞧才行。。

  从鬼城出来的的那些大姑娘、少年人嘻嘻哈哈地拍着胸部,说太有意思了,还想再进去逛一次。

  有些大姑娘则叫:“那鬼,是人扮的!”

  “肯定是人扮的,否则嘴里会发出尖叫声?”

  “有意思??!”

  “……”

  海瑶呵呵呵地笑,“想不到清朝这种地方,居然建有鬼城游乐??!”

  海瑶穿越后,呆在姐姐的府邸,觉得烦闷极了,没事时除了认认繁体字、看看小说就是睡觉,能出来逛逛,感觉非???。

  海瑶购票后,排着队等着进场。

  一位让海瑶感觉打扮得像无赖衙内的公子哥儿,大摇大摆地想越过准备进场的海瑶往前走。那公子的身后,跟着几个穿着普通但长得很是结实的男人

  海瑶于是伸手拦住那公子,说:“进场要排队!”

  “你小子,想找抽是不是?”那少年抬起手,想打海瑶。

  “怎么,天子脚下,要闹事是不是?”海瑶不惧怕那位公子,大声质问他。

  “你小子……”后面几位像是那公子跟班的男人,大声恐吓海瑶。

  “算了,不跟这小子计较!”那公子于是放下手,站在海瑶身后。

  “是,四爷!”那些男人答应。

  “四爷?这公子是不是在家排老四?看那那德性,一定是个京城豪门有钱的痞子公子!”海瑶撇了撇嘴,懒得望那如痞子一般的公子。

  海瑶做梦都没想到,这位打扮另类的公子,居然是大清未来的皇帝奕詝。此时的奕詝是皇子,如果表明身份,就可优先进入鬼城游乐场,不用跟平常百姓一起排队??赊仍}不想表明自己的身份,他不想让人知道他是皇子。

  暗中?;ま仍}的侍卫,在奕詝和海瑶过了关卡后,被拦在后面。

  “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让咱们一起过?咱们可是一起的!”奕詝的众侍卫不服,硬要冲过去。

  “这几位先生,五人一组已满,你们等下一组进入!”守门的人说。

  “算了,你们等下一组吧,别为难人家!”奕詝说后,那些侍卫只得等着下一组人齐了再进去。

  奕詝和海瑶随着前面两男一女进入鬼城。

  先是有一个人头上罩着白布,扮成鬼一样,拉着绳子,在进入的五人面前做那些吓人的动作。

  “哈哈哈!”众人明知道那是人扮的鬼,望着那人扮的鬼,笑得肚子都痛了。

  “真有意思,我还想进入第二次!”奕詝乐呵呵地说。

  “好好玩,我回头再重走一次鬼城呀!”海瑶一边跟着那人扮的鬼跳动,一边笑道。

  那人扮的鬼在五人面前荡了几回,好像幽灵在飘动,然后消失了。

  周围的灯,一下子灭了,然后黑暗中有一个冷中带点邪气的声音传出:“现在你们要闯过这鬼城的设下的所有环节,在过关时,如果有人出差错,就出不了鬼城,只能变成鬼城中的孤魂野鬼!”

  “真有意思!”

  “是的,很期待一会是见鬼还是见到杀手!”

  “我希望是真见到鬼!”

  这五人边走边笑,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进入的房间,根本不是正常的路线。进入这房间后,极厚的门缓缓落下,跟外界隔离开了。后面的侍卫,还以为奕詝和海瑶就在他们面前,兴致勃勃地在鬼城中笑闹。

  海瑶这一行人,有两位半大的少年,见同行中有一位单独进来的大姑娘,于是故意做那可恶的动作,还说肉麻的话:“谁摸了我的胸!”

  “哎呀,我的胸也被人摸了!”

  女扮男装的海瑶见那二位少年这样话,大姑娘估计不好意思,于是说:“别闹了,说不定真有鬼出动!”

  “鬼不会找上我的!”那两个少年笑道。

  奕詝故意搞坏,于是故意抓住其中一个少年的手,在黑暗中,谁也不知道他伸出手。

  “是谁?是谁抓住了我的手?”被奕詝抓住手的那少年叫道。

  奕詝不做声,任由那少年叫。

  可是,另一个少年却也叫道:“是谁?是谁抓住了我的手?”

  奕詝只抓住一个少年的手,但海瑶跟那大姑娘都没有伸出手去抓另一个少年,会是谁抓的?

  黑暗中那恐怖的声音又传来:“现在被鬼手抓住的人,拿起左边墙上挂着的宝剑杀掉一起进来的其中一人,否则,将被利箭射死!”

  一盏油灯,慢慢地从屋顶落下。光线虽然昏暗,但起码让人看得见周围的景物。

  其中一个少年,被一只像是僵尸的手紧紧抓着。

  “??!”被僵尸的手紧紧抓住的少年发出一声惊叫。

  众人吓了一跳,担心地望着他。

  那被僵尸的手紧紧抓着的那少年,惊叫后,发出嘻笑声。原来他是故意装出受惊吓,来吓众人的。

  “真是的!”海瑶也被吓着了,埋怨了那少年一句。

  那少年根本不理会那恐怖声音要他取下左边墙壁挂着宝剑杀掉同行中其中一人的要求,从手上取下那所谓的“鬼手”,笑嘻嘻地看着。

  大姑娘见少年不理会那要求,于是提醒他:“这位,要求你取下宝剑,杀掉咱们其中一人,你不做吗?”

  “不理会!”那少年站着不动,还在摆弄那只“鬼手”。

  钟声响起,铛铛铛!

  钟声停下后,不知从哪里射出一箭,一箭命中那位不按要求去的少年。

  少年应声倒下,而且倒地极重。

  “哗,装得也太像了吧?”海瑶惊呼。

  “血,流血了!”大姑娘看到血不断地从胸部中箭之处涌出,惊叫了一声。

  而那位中箭的少年同伴,见同伴倒在地上,动也不动,骂道:“你小子,装死装得倒挺像,但你要在这冰冷的地面躺多久?“

  那位中箭的少年,好像真的死去一般,动也不动。

  奕詝觉得不太对劲,对海瑶说:“这装死也装得太像了吧?

  海瑶见中箭的少年,居然还是一动不动,觉得真有问题,于是蹲下身子,摸了摸他的颈部动脉。

  海瑶摸了那中箭少年的颈部动脉,吓得话都说不出来,原来那少年,已断气了……

  那阴森恐怖的话又在黑暗中回荡:“不听从命令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此时,活着的人,才知道他们进入的不是什么游乐性质的鬼城,而是活生生要人命的鬼城!

  ☆、第3章 死亡之旅

  五个人进入所谓的鬼城,原来以为不过是游乐性质,没想到这里是不听从命令,居然是要人命的真正“鬼城”。

  五人进入,现在活着的还剩下四人,都惊恐地望着中箭而亡的那少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奕詝悄声问海瑶:“你说,这要人命的鬼城,是什么人做的?”

  海瑶见奕詝这样问,不知怎地,不由奚落他:“四爷,您的手下不在身边,你害怕了?”

  “有什么好怕的,如果强不过对手,死就死了,没什么可害怕的!”

  海瑶心想这少年,看样子面无惧色,好像经历过多次生死一样,他究竟是什么人?于是她不再以奚落的口气说话,而是正色说:“那个……您手下叫您四爷,小的也称呼您为四爷吧!小的也想不出是什么人设下这可怕之局,只能见机行事!”

  奕詝于是点了点头。

  那恐怖的男声,不知又从哪里冒出来:“你们进入这里的编号是八百八十八号,很吉利的数字,因此选中你们五人参加这鬼城的死亡之旅!顺利从这里出去,就意味着能活命。出不去,你们就成为这鬼城的孤魂野鬼!好,继续你们的死亡之旅!”

  “真倒霉,怎么会抽中咱们参加这死亡之旅,我还没嫁人呢!”大姑娘哭了。

  “别哭了,既然进来了,哭又没人来救,只能靠自己的能力出去了!”海瑶朝那大姑娘喝去,希望能让她镇静一些。

  大姑娘被海瑶喝后,果然安静了下来。

  那盏吊下来的煤油灯,慢慢地升上去,然后四周暗了一下来。

  门慢慢升起,前面好像是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

  众人于是忐忑不安地往前走。

  进入前面那房间,只见里面站着四个男人,都穿着厨师的服装。

  那恐怖的声音在众人站定后,又回荡在上空:“你们的面前,站着四个男人,其中三个男人是厨师,一个男人是说书的,你们要从中找出那个不是厨师的男人。找到,就可以过关。你们先抽签,然后分别向其中一个男人提出自己想吃的食物,那个男人会当场制作你想吃的食物。旁的人,也跟着品尝。下一个抽到号的人,只能选没制作奉陪食物的厨师。最后根据四个厨师制作的食物,选择心目中不是厨师的那位。但是……选择错误的话,就是死路一条!”

  四人望着站着的四个男人和摆放在他们面前的食材、炉灶、燃烧得很旺的炭火,没有想品尝美食的心情,心中很是压抑。因为,如果选择错,那是要丢命的!

  “可真毒呀,拿美食来做这种事!”在场被逼的人,都有这种感觉。

  抽签后,那位大姑娘抽得一号签,由她先指定厨师做菜。

  大姑娘拿着一号签,看着看着,流下泪来。不一会,她由悲伤的神情变成悲恨,又哭又骂:“如果今日我死在这里,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

  海瑶跟奕詝原本以为那大姑娘,骂是的设下这毒计让他们陷入危险的鬼城主人??墒?,再听听大姑娘口中所骂之人,发现并不是,而像是她所恨的负心男人。

  “在这种时候,怎么还想着恨男人,想着如何活命才对呀!”海瑶都为这大姑娘着急了。

  大娘娘骂了几句所恨的男人后,走到四位穿着厨师服装的男人前,指着一位最帅的男人,对他说:“就是你了,我想要你做一道‘刀拍前男友’